远峰科技冲击科创板 与供应商财务数据“打架”

远峰科技冲击科创板 与供应商财务数据“打架”

本报记者/高沛通/赵毅/广州报道

近期,远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峰科技”)冲击科创板,引发市场关注。

远峰科技的实控人为余心远、戎海峰和胡威江,合计控制公司发行前 65%的股份,其中余心远控制的比例最大,三人年龄相仿,一起打拼创业的时间已久,其中余心远和戎海峰早在2002年就一起创业,彼时拥有本科学历的两人尚在26岁上下,数年后胡威江加入。

在电子产业浮沉中,三人涉足的细分产业较多,包括GPS导航产品、宠物智能产品、智能穿戴设备等,汽车电子置于远峰科技体系内。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8年底之后余心远基本退出远峰科技的运营管理,当下由胡威江担任董事长、总经理。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2018~2020年新三板企业上海雷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腾软件”,430356.OC)为远峰科技第一大供应商,而远峰科技披露的从雷腾软件处的采购额,与雷腾软件披露的对远峰科技的销售额,差异较大,且2019年变动方向背离。

此外,远峰科技欲登科创板,自称需资金扩大产能,但在上市之前,资产负债率高居80%上下之时,2018~2020年合计豪气分红9500万元,叠加股份支付影响,2018~2019年其未分配利润连续为负值,一度接近-5000万元。

日前,就相关财务数据与供应商披露的数据差异较大、变动方向背离,是否存在调节报表的情况,以及上市前高额分红,是否有大股东突击套现之嫌,记者致函远峰科技,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数据“打架”

远峰科技披露的数据,与重要供应商雷腾软件披露的数据,相差较大。

在发展上,远峰科技以“流媒体后视镜”快速崛起。远峰科技成立于2012年,根据天眼查披露的信息,其早期的经营范围为车载导航、计算机软硬件开发等,这与余心远等人之前的创业打拼对应,早年余心远创业耕耘于车载导航系统。

2016年,远峰科技涉足流媒体后视镜的研发,于2017年在相关车型上量产,作为行业内流媒体后视镜的先行者,远峰科技在流媒体后视镜崛起之时享受了一定红利。2018年,以流媒体后视镜为主的智能驾驶辅助产品为其贡献了67.23%的销售营收。

在主营业务上,远峰科技自称主要产品包含智能驾驶辅助产品、智能座舱产品等,称已成为国内智能驾驶辅助领域的知名品牌。在智能辅助驾驶、智能座舱快速崛起成为汽车行业重要发展方向的当下,这样的描述着实具有吸引力。

不过,远峰科技当下的智能驾驶辅助产品中仅列出了流媒体后视镜,并无备受市场关注的自动驾驶等技术产品介绍,伴随市场上竞品增多等,2018~2020年,远峰科技流媒体后视镜毛利率下滑明显,为28.54%、21.11%、22.19%,其间贡献的营收为4.57亿元、4.34亿元、4.80亿元,三年中未能稳步增长。

在流媒体后视镜业务之外,得益于智能座舱产品(为车载多媒体-显示屏、车载多媒体-主机)的销售增长,远峰科技总体业绩成长性较为亮眼,由于选择高负债运营方式,扩大权益乘数,推高了其净资产收益率,也使剔除股份支付影响后的利润表现亮眼。

不过,在财务数据上,远峰科技与雷腾科技已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存在出入。

在招股书中,远峰科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2019年,雷腾软件为公司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29亿元、1.58亿元。其间,雷腾软件同样位列公司应付账款的第一名,分别为8152.53万元、6577.82万元。

根据雷腾软件披露的数据,2018~2019年,雷腾软件销售给远峰科技(当时远峰科技尚未完成股份制改制,名为广东远峰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的金额为1.37亿元、1.20亿元。2018~2019年,雷腾软件对远峰科技的应收账款分别为9758.60万元、4991.36万元。

这意味着,从变动方向上看,根据雷腾软件披露的数据,2018~2019年其对远峰科技的销售额呈下降趋势,对远峰科技的应收账款也呈下降趋势。根据远峰科技披露的数据,2019年其从雷腾软件的采购额要高于2018年,呈增长态势,这与雷腾软件披露的“下滑态势”相反。且这种增长态势,也与2019年远峰科技对雷腾软件应付账款的“下滑态势”相背离。

从具体数据上看,2018年远峰科技对雷腾软件的采购额,要比雷腾软件对远峰科技的销售额约低5.84%,2019年则约高31.67%。2018年远峰科技对雷腾软件的应付账款,要比雷腾软件对远峰科技的应收账款约低16.46%,2019年则约高31.78%。

关于为何出现上述变动方向背离、数据差异较大的情况?来自雷腾软件的采购主要用于公司哪种产品?是否存在调剂报表,调低2018年的采购数据同时调高2019年的采购数据,以优化业绩增幅的情况?日前,记者致函远峰科技,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上市前“大手笔”分红

在招股书中,远峰科技称需要资金扩充产能,但其在上市之前的豪气分红引人瞩目。

具体来看,2018~2020年,远峰科技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6400万元、2500万元、600万元,合计达9500万元。豪气的分红之下,2018年底远峰科技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1145.26万元,而当时远峰科技账上仅面临的短期借款就有1.38亿元,当期末远峰科技净资产也只剩8970.6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大手笔分红的背景,是远峰科技资产负债率长期高企。

2018~2020年,远峰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4.58%、85.64%、74.62%,摇摆于80%上下,作为对比,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惠州市德赛西威汽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赛西威”,002920.SZ)、惠州市华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阳集团”,002906.SZ)的同期资产负债率稳定于30%上下。

也在如此豪气的分红之下,叠加股份支付的影响,致使远峰科技2018~2019年末未分配利润连续为负值,分别为-4375.96万元、-4972.40万元,直至2020年底才转正。

这也进一步使得远峰科技的偿债能力指标表现不佳。2018~2020年,远峰科技的流动比率在1.04~1.08,德赛西威、华阳集团在2.66~3.41,远峰科技的速动比率在0.77~0.84,德赛西威、华阳集团在2.04~2.91。

既然亟须资金扩大产能,为何选择在上市之前大手笔分红?且高负债率情况下,推行高分红的合理性是什么?是否有大股东突击套现之嫌?日前,记者致函远峰科技,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