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84年奥运选拔赛趣事:乔丹摔跤扭伤尤因 老库里两度被淘汰

时间来到1984年,奥运会开幕的前一个星期,时任美国男子篮球队主帅的鲍勃-奈特正坐在一辆野马敞篷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他一边后仰着坐在座位上,一边欣赏着南加州的景色。

敞篷车里还有正在驾驶的皮特-内维尔和坐在后排的亨利-伊巴,他们从四月份的奥运会选拔赛起就开始着手承担84届美国队的一些工作。内维尔和伊巴都曾担任过美国队的主教练一职,经验丰富。内维尔曾经是奈特的导师,对于奈特来说,内维尔就仿佛他的父亲一般。伊巴在1983年失去了他的妻子,为了躲避悲伤的情绪,伊巴选择将心思重新放到工作上。这个时候奈特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希望伊巴能接受美国队奥运会阵容的顾问一职,这对伊巴来说,也不失为一种可行的逃避方式。

野马车后还跟着一辆大巴车,车上坐着的是在选拔赛中脱颖而出的12名球员以及相关工作人员。奥运会阵容的选拔赛在印第安纳州的布鲁明顿进行,参加选拔赛的总共有72名球员,这些球员里有37位是日后NBA的首轮秀,有12人入选了NBA的全明星阵容,有7人成为了名人堂级别的球员。选拔赛的竞争非常激烈,但这之中也发生了一些趣事,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大个子迈克尔-布朗让其他所有参加选拔赛的球员都在一张选拔赛的宣传单上签了名,这个宣传单也成了他最珍视的东西之一。

奈特在选拔赛里做了一些有争议的决定,他没有把查尔斯-巴克利、卡尔-马龙和约翰-斯托克顿放进最终的名单里,这确实引发了不少的讨论。但参加选拔赛的球员们都非常出色,当时大部分人都认为,奈特可以从这些人当中拼凑出两支能在奥运会上夺冠的队伍。

奈特组建的那支球队是非常强大的,当时有许多记者都认为那是历史上最出色的篮球队伍。队里的核心球员是迈克尔-乔丹,帕特里克-尤因、山姆-帕金斯、克里斯-穆林和韦曼-蒂斯戴尔,除了他们之外,奈特还补充了一些具有不错投射能力、防守表现出色且能进行掩护的球员。这支球队的实力非常强劲,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极具统治力。但作为出战奥运会的比赛阵容,这支球队的组建过程也堪称传奇。当被问及组建这支队伍的故事时,教练和球员们都不得不为奈特巨大的影响力和选拔赛对那些落选球员的激励作用而感到惊叹。乔治城后卫吉恩-史密斯在谈到84国家队时说:“伙计,84这个名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团队。我们的团队非常出色,看看里面有什么人你就明白了。而且,奈特教练也在,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我们都愿意为他打球,他就是这么重要。”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大巴在南加州的球队旅馆停了下来。菲尔普斯和队中的助教CM-纽顿说自己要做出租车离开,他会住在别的地方,球队进行训练的时候再来球馆。菲尔普斯是基斯-杰克逊的同事,二人都在ABC电视台担任分析师,选拔赛的时候,菲尔普斯负责帮助奈特处理一些工作。听完菲尔普斯的话后,纽顿说:“你不用坐出租车,我开车送你。我们现在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麻烦你去处理一下。”

上了车之后,纽顿继续和菲尔普斯说:“你知道,尤因和乔丹是住在一个房间里的,两个人玩摔跤的时候尤因把脖子扭伤了。奈特不太开心,他想让尤因离队。”听完这番话,菲尔普斯叹了口气说:“行吧,我明白了,我来处理这件事。”

菲尔普斯和奈特的友情非常深厚,1963年的时候,菲尔普斯是莱德大学的研究生助教,奈特则是西点军校的助教,两者之间仅有两小时的路程。之后,二人又在同一个州工作,菲尔普斯成了圣母大学的主帅,奈特则在印第安纳大学执教。随着时间的流逝,二人的友情也变得愈发深厚。

第二天,菲尔普斯来到了英格尔伍德的论坛体育馆,他坐在板凳上观察着球队。队员上场后,奈特坐到了菲尔普斯的身边并开始批评起尤因来,虽然尤因在大学篮球里的统治力无人能及,但奈特依旧对他感到不满。菲尔普斯边听边说:“我明白你说的,奈特,但你需要他待在队中。”

奈特批评尤因的时候还顺带批评了他的大学教练约翰-汤普森,虽然是众所周知的名帅,但在奈特发火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幸免。菲尔普斯接着说:“我明白你说的,奈特,但你需要尤因待在队里。”

当时尤因正在做热身运动,因为脖子的伤势,他在热身时不得不注意动作的幅度。奈特说:“你看看尤因的动作,那真是太糟了。”菲尔普斯继续重复着他的话:“我明白你说的,奈特,但你需要尤因待在队中。”

之后奈特系好了自己的鞋带,站起身走向球场。菲尔普斯则继续坐在板凳上,看到助教纽顿后,菲尔普斯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众所周知,奈特是个脾气火爆的教练,他也因为自己的暴脾气引发过不少的争议,幸运的是,菲尔普斯这次劝住了奈特,没有再让他的情绪失控。

1984年4月16日,全国各地的72名球员来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参加选拔赛。他们坐的是印第安纳大学的大巴,经过55分钟的行驶后,大巴到达了布鲁明顿,这是一个篮球氛围十分浓厚的小镇,球员们将在这里为国家队名额展开竞争。

按照计划,球员们本要住在校园中央的印第安纳纪念学生中心,这是一栋有着50年历史的建筑物。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一些意外情况的发生,训练师蒂姆-盖尔不得不在球员入住前将20名球员安排到附近的假日旅馆入住。球员入住方面,大家按照字母顺序来进行配对,奥本大学的查克-佩森和维拉诺瓦大学的艾德-平克尼住在学生中心的331号,爱荷华大学的格雷格-斯托克斯和密歇根大学的罗伊-塔普雷则住在343号。选拔赛开始之后,情况在不断发生变化。第一轮选拔后,杜克大学的马克-阿拉里和北卡大学的帕金斯成了室友,这真的很有意思。要知道,杜克和北卡可是ACC联盟里的宿敌了,这样的住宿安排甚至让阿拉里怀疑这是一次社会实验。

球员们在第一天下午四点进行了体检,按照顺序,查尔斯-巴克利排在查尔斯-布拉德利之前。当时,布拉德利是南佛罗里达大学的明星得分手,奥本大学的巴克利则是东南联盟的年度球员。布拉德利知道巴克利这个球员,但他并不知道巴克利长什么样。巴克利测身高体重的时候,数据是:身高6英尺4英寸(约1米93),体重284磅(约128.82公斤)。当时布拉德利就在想:“这小胖子看起来不像是个很会打球的人啊。”

奈特在1982年接过了美国队主帅一职,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制定参加选拔赛的人员名单。奈特一开始选定了30-35人,但之后他慢慢地将名单扩大了。奈特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塑料盒,里面有许多关于球员的索引卡,卡片则按照球员的姓名字母顺序摆放整齐。为了找到有才能的球员,奈特会打电话询问全国各地的教练。他会问其他人一些问题“你的球队里有没有很厉害的球员?你所属的联盟里有没有很出色的球员?”诸如此类。当奈特找到厉害的球员时,他就会把球员的名字和信息写到卡片上。训练师盖尔说:“我们每天都在进行训练,奈特的心思一直都放在这上面。哪怕是在飞机上,他也会和我说‘盖尔,把文件夹给我看看。’”

球员们将在印第安纳体育馆进行选拔赛,虽然是印第安纳篮球队昔日的主场,但这座球馆却有些老旧,甚至给人感觉像是机场的机库。为了保证选拔赛的顺利进行,工作人员用胶带划分出了三个全场和三个半场,全场用来进行比赛,半场则用来当作热身场地。但令人想不到的是,数十年之后,工作人员印象最深的竟然是球馆的绿色格子表面,因为那颜色会沾到他们的高帮球鞋上,甚至会沾到他们的白色袜子上。另一个让工作人员们印象深刻的就是主帅奈特了,在他们的记忆中,奈特就像个橄榄球教练一样,他总是和他的团队一起站在中场的脚手架上俯视球场,仿佛在观察着什么一样。

这次选拔赛聚集了全国各地的篮球精英,球员们对此也有很深刻的感受。第一次球队会议的时候,蒙大拿的前锋拉里-克里斯科威亚克在看球员档案时说:“这太疯狂了,我认出其他人的概率比认出我自己都高。”特里-波特来自威斯康星大学史蒂芬斯角分校,他也是选拔赛里唯一一位来自NAIA联盟的球员。当听到其他球员们谈论开什么车时,波特就知道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了,因为他一直骑的都是10速的施文自行车。

作为各个学校的篮球精英,许多球员都在高中全明星赛、节日表演赛和国际比赛上和其他人交过手。但即便如此,选拔赛的激烈程度还是超出了大部分人的想象,许多球员刚到这儿就有了一股自己已经被甩在身后的感觉。

当然,并非所有球员都愿意来参加这次邀请赛。肯塔基大学的球星萨姆-鲍威、鲍威队友梅尔-图尔平、马里兰大学的伦-拜亚斯和北卡大学的肯尼-史密斯等人就拒绝了邀请,奈特也不得不开始寻找这些人的替补。奈特本没有给密歇根的中锋蒂姆-麦考米克发出邀请,但麦考米克在全国邀请赛上砍下了28分14篮板的大号两双,这引起了奈特的注意。经过一番考察,麦考米克最终作为鲍威的替补进入选拔赛。同样以候补身份接到邀请的还有圣约瑟夫的锋卫摇摆人莫里斯-马丁,他顶替了自己队友的名额。当被问及当时的感受时,马丁说:“说实话,我当时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替补受邀的还有冈萨加大学的后卫斯托克顿,虽然冈萨加的实力不如现在这般强劲,但斯托克顿强硬的表现已经让外界印象深刻。邀请赛里,斯托克顿身穿的是43号球衣,他被分到了夜间混战的第五组,这是每天的第三组,同时也是最后的一组。和斯托克顿一组的是阿肯色大学的阿尔文-罗伯特森、麦克尼斯州立大学的乔-杜马斯以及路易斯安纳理工的卡尔-马龙,他们未来都是名人堂级别的NBA球员。谈及当时的表现,斯托克顿说:“我和他们并不熟,我甚至都不认识他们。我能做的只有在场上努力打球,我们每天有三次机会,不管我能否超过其他人,我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加倍努力,至少在努力这一方面,我不能输给他们。”

这次邀请赛不但聚集了全国各地的精英球员,也召集了大量优秀的教练员,他们会观察球员们的表现,并进行细致的评估和判断。上文提到过,内维尔和伊巴担任了球队阵容顾问一职。除了他们,还有许多优秀的教练员也参与其中,乔治城大学的约翰-汤普森和北卡大学的迪恩-史密斯在选拔委员会中任职,圣母大学的菲尔普斯、杜克大学的迈克-沙舍夫斯基、爱荷华大学的约翰尼-奥尔、普度大学的基恩-基迪、温斯顿-萨勒姆州立大学的“大宅”克拉伦斯-盖恩斯和其他十五人都担任着选拔赛教练的职位,球员的日常训练则是由奈特在印第安纳的团队进行管理。

选拔赛的教练团队可以说是群英荟萃,团队中有许多人和奈特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的存在也让奈特得以和球员保持一定的距离。奈特会在白天和球员们说下训练计划,之后他就会回到体育馆中心,那里被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查理-西顿称为“小乌鸦巢”。奈特有时会用大吼来传达指示,有时则会派助理(比如范德堡的纽顿、爱荷华的乔治-拉夫林和代顿的唐-多诺赫)来传达信息。

即便和球员们保持着距离,但大家都知道,奈特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他们的表现。肯塔基后卫吉姆-马斯特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我至今还记得自己刚到那儿的情景,大家都和孩子一样兴奋地大喊大叫,但奈特出现之后,所有人都很快安静了下来。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教练,我们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迈克尔-乔丹的身上。

选拔赛开始前的一个月,来自于北卡大学的乔丹和印第安纳大学在NCAA锦标赛上碰面。乔丹在那场比赛里遭遇了严密的防守,全场仅得到13分,球队也以68-72落败。但一场比赛的失利并未改变大家对乔丹的看法,大家都知道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事实也正是如此,乔丹在选拔赛上的表现近乎完美,除了被杨百翰大学的德文-杜兰特隔扣之外,他的表现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对于这次隔扣,杜兰特开玩笑说:“即使我说了也没人会相信的,就当它不存在吧。”

巴克利的表现同样让人眼前一亮,人们没有想到一个体重超过280磅的球员竟然能拥有如此快速的移动和惊人的弹跳。巴克利在混战赛中的表现非常出色,其他人只要听到篮筐弹回去的声音,就知道巴克利又扣篮了,他们甚至都不需要看。杜克后卫约翰尼-道金斯说:“他甚至把支架都举起来了,真的,我没见过像他这么能扣的。”

巴克利是个话非常多的球员,某天吃午饭的时候,他和同一桌的人说自己要当选拔赛的得分王、助攻王和篮板王。克里斯科威亚克听完后笑着说:“这不可能实现。”之后巴克利就用表现征服了他。虽然乔丹是全国最佳球员,但巴克利似乎才是选拔赛中打得最好的一个,他一直都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肯塔基前锋肯尼-沃克说:“巴克利知道自己的能力,但如果你不是东南赛区的球员,你可能就不太了解他,因此他想在众人面前证明自己。”

虽然巴克利表现出色,但他是否能适应奈特严厉的执教风格依旧是个未知数。某场混战里,巴克利在拿下防守篮板后直接运球一条龙暴扣得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伊利诺伊后卫布鲁斯-道格拉斯说:“巴克利的速度出乎我的意料,我当时都来不及进行防守,他的速度真的非常快。”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菲尔普斯会把巴克利带到一边和他说:“你拿到篮板后要把球传给控卫。你最好这么做,刚刚那样的情况是奈特无法容忍的。”

训练赛结束后,教练组会到印第安纳的更衣室里进行讨论。更衣室的大小很合适,柜子前面摆放着教练们坐的椅子。更衣室里还有一个全尺寸的冰箱,里面装了一些啤酒,但基本没什么人喝。

史蒂夫-斯科隆斯基是前印第安纳的经理,当时他还是法学院三年级的一名学生。斯科隆斯基会把球员的名字写在白板上,之后教练组会根据球员们的表现为他们排名分组,球员们会被分到A、B、C三个不同的组里。奈特是教练组的中心人物,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听取其他教练的意见。有一次奈特没有这么做,那是在几次训练赛结束后,他和其他教练员说是时候讨论下乔丹、尤因、北卡前锋萨姆-帕金斯、圣约翰后卫克里斯-穆林以及俄克拉荷马前锋韦曼-蒂斯戴尔的表现了,这意味着这几位球员已经锁定了奥运阵容的名额。

随着选拔赛的进行,教练组们要考虑的因素也多了起来。奈特的目的从头到尾都很明确,他想要能制霸内线的大个球员,大个球员不一定要有强大的得分能力,但一定要能抢篮板。除此之外,奈特还想要能守全场的后卫球员,他还想要全面的锋线球员,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联防,奈特还需要补充一些射手。

为了打消球员们的顾虑,奈特声称他们会根据球员在选拔赛里的表现而不是过去的比赛经验和荣誉来做决定。但即便如此,球员们的心里依旧充满了不安。德州大学艾尔帕索分校后卫弗雷德-雷诺兹说:“大家其实都明白,全美第一阵容的五位成员极大概率都会入选,第二阵容的话可能有四人入选,这意味着剩下的六十多号人需要去竞争队里仅剩的三到四个席位,这真的很难,成功的可能性和彩票中奖差不多。

训练赛结束后,奈特在更衣室里举行会议,他问基恩-基迪:“伙计,说说吧,今天谁的表现比较好?”后卫史蒂夫-阿尔福德的名字在教练组的讨论当中频繁出现,他是奈特自己的球员,大一赛季打得也很好。山地人击败北卡的比赛里,阿尔福德一人拿下了27分。

因为阿尔福德是奈特麾下的球员,所以很多人认为他更有优势。伊利诺伊的道格拉斯说:“这应该是唯一一个大家觉得别人有机会入选的名额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据更衣室里的相关人士透露,奈特并不想让阿尔福德入选国家队阵容,至少他一开始的想法是这样的。但菲尔普斯、基迪等人都认为阿尔福德应该入选,作为奈特麾下的球员,阿尔福德很了解奈特的执教风格和脾气,他可以准确理解奈特的战术意图并及时地传达给队友,这非常重要。

邀请名单里还有两位高中生,丹尼-曼宁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他还是堪萨斯劳伦斯高中的一名高四学生。参加选拔赛一天之后,6英尺10英寸(约2米08)的曼宁开始渐渐适应了比赛的节奏。曼宁的出手速度很快,但他的投篮看上去不太正统,而且好像有些问题。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迈克尔-布朗注意到了这一点,他鼓励曼宁说:“伙计,你现在可是在和大学球员对抗。说实话,你打得很不错,但你强壮一点的话会打得更好。”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曼宁笑着说:“那番话可能发生在我试图防守乔丹、巴克利或是帕金斯之后吧。”

曼宁当时的表现并不足以让他进入国家队名单,但他展现出来的潜力已经赢得了许多人的关注。高中毕业后,曼宁加入了堪萨斯大学,他在那里得到了一次全国冠军,之后曼宁进入了NBA并在联盟中效力长达15个赛季。曼宁说:“选拔赛的那个时刻可以说是我篮球生涯最重要的时刻之一,那就是一个“啊哈”时刻,就感觉我在说‘明白了,我会搞定’这种话一样。”

教练组的成员们经常会在更衣室里吃东西,但奈特教练更喜欢去别的地方吃东西。奈特教练的儿子帕特-奈特说:“我的父亲在饮食方面没那么讲究,如果你的朋友来了,你可能会带他们去个高级点的餐厅吃饭,但我父亲不会这么做,他想吃什么就会去吃什么。”

南部咖啡馆是一家很受教练组欢迎的店,这家家庭风格的餐厅由拉尔夫-史密斯和他的妻子共同经营。奈特教练非常喜欢这家店,他称呼这个餐厅为“史密提的店”。印第安纳助教吉姆-克鲁斯回忆,他和奈特有六年时间都在那儿吃午饭。《体育画报》在印第安纳做封面报道的时候,拍的就是奈特在这家餐厅吃一碗辣椒的照片。

选拔赛的时候,团队成员也经常去光顾史密提的店,奈特基本上都是在用餐区吃饭,其他人则在另外的区域用餐。但在需要讨论工作的时候,奈特会让大家前往“行政用餐区”,虽然名字起得挺好听,但那不过就是后边的一个储藏室而已。根据克鲁斯的回忆,储藏室里有很多木箱子,教练组成员们就坐在箱子上讨论选拔赛的相关情况,他们身旁还放着一些罐装豆子和其他食物。

斯蒂芬-库里的父亲戴尔-库里也参加了这次选拔赛,他成功地进入了32人大名单,但在冲击20人大名单的时候不幸被淘汰出局。就在戴尔准备回家进行棒球训练的时候,他接到了奥运会委员会工作人员的电话“戴尔-库里,请接通白色的免费电话。”这个语音响了两遍,但都被戴尔无视了,这名来自于弗吉尼亚理工的后卫现在脑子里想的只有棒球。五分钟后,戴尔发生了动摇,他心想:“这没准是什么重要的信息呢。”然后他拿起了白色的电话,委员会的人告诉他,特里-波特因为患上了水痘不得不退出选拔赛,所以他们希望戴尔能重新回来。这种情况让戴尔犹豫不决,他的篮球和棒球都打得非常好,在被淘汰之后,他已经准备将心思都放到棒球上了。为了征询意见,戴尔分别给他的父亲还有大学教练查理-莫伊尔打了电话,二人的回复都出奇得一致:“没什么好犹豫的,滚回去继续参加选拔赛。”多年后,当戴尔再次回忆起这件事时,他说:“所以我最后又回去了,但最终我还是被淘汰了。我也是那次选拔赛里唯一一个被淘汰两次的家伙,这听上去还挺有趣的。”

虽然因为患上水痘而不得不退出选拔赛,但波特还是得到了奈特教练的另一个承诺。奈特允许波特参加五月份举行的五天迷你训练营,他觉得波特的表现很出色,所以现在就淘汰他不太合适。奈特的这一举动也赢得了波特的尊重,波特说:“大家对奈特教练的评价并不一致,有人觉得他很好,有人则不这么觉得。但我一直很尊重他,他在这件事中采取的做法赢得了我的敬意。他本来可以和我说‘很抱歉,但你不得不离开。’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六天过去后,32人名单又变成了20人名单,这20人分别是:

后卫:乔丹、穆林、罗伯特森、阿尔福德、斯托克顿、马丁、道金斯、波特、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的莱昂-伍德、佐治亚的弗恩-弗莱明和路易斯维尔的兰卡斯特-戈登

前锋:蒂斯戴尔、帕金斯、巴克利、佩森和范德堡的杰夫-特纳

中锋:尤因、麦考米克、阿肯色的乔-克莱恩和南方卫理公会大学的乔恩-考恩凯克

安东尼-卡尔最终没能进入20人大名单,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记者们曾自行举办过一次投票,投出自己认为能进入20人名单的球员,卡尔得到了39票,而记者总共有39人。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布朗说:“卡尔-马龙的移动速度很快,身体也十分强壮,但他15英尺外的投篮不太好。安东尼-卡尔做得很好,我觉得他是选拔赛里最好的球员。

卡尔来自于卫奇塔州立大学,结束大学篮球生涯后他前往意大利联赛效力,有一些消息说他在那里赚了十万美元。虽然打过职业联赛,但在国际规则下卡尔依旧被算作业余运动员,他也因此收到了选拔赛的邀请。关于卡尔的落选,大家各有各的猜测,许多人认为奈特教练可能有些纠结卡尔的身份,而卡尔自己也不太明白落选的原因。他说:“可能就是这个原因,也可能不是。那可是鲍勃-奈特啊,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球队的训练氛围也更加紧张,奈特教练在训练时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奈特希望球队能打出他想要的篮球风格,他开始给球员们布置战术。教练组的成员们也开始绘制图像,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球员们的比赛录像,观察他们在防守时的表现。

奈特给乔丹的比赛录像做的笔记(53号):

不占位——禁区表现差——糟糕的犯规

没能拿住球

没有给球压力。在禁区里没有防守威慑力

奈特给尤因的比赛录像做的笔记(27号):

防守嗅觉不够

完成盖帽但没有去争抢篮板球

防守归位太慢

奈特给巴克利的比赛录像做的笔记(7号):

防守时不看人也不看球

判断糟糕,直接运球扎进三个防守球员怀里

没有给运球人进行掩护

五天迷你训练营进行到第四天,也就是5月14日的时候,奈特继续缩小名单,他淘汰了斯托克顿、马丁、波特和巴克利。这四位被淘汰的球员坐着一辆大巴车前往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其中一位球员将这辆大巴称为“耻辱大巴”。虽然被淘汰出局让人很不甘心,但几位球员还是很好地处理了自己的情绪。要知道,最初选拔结束后,某位被淘汰的大东区球员可是直接要求司机在出城中途把大巴停在一家酒店的门口,和他相比,这四位球员做得已经很不错了。

斯托克顿的午饭是炸鱼条,奈特、纽顿和印第安纳助教乔比-怀特在他吃完后进入了房间。奈特和他说:“每个教练的选择不一样,换个教练的话,你可能会入选最终名单,也可能在更早的阶段就被淘汰,情况就是如此。”虽然斯托克顿对落选的结果感到失望,但奈特耿直的性格还是赢得了他的尊重。

波特对于自己的落选也感到遗憾,上文也说过,他在选拔赛的时候染上了水痘。虽然参加了迷你训练营,但最终还是被淘汰了。波特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感染水痘,那他最后是否能入选国家队,他说:“我竟然在20岁的时候得了水痘,太荒谬了。”事实上,波特在选拔赛里的表现十分出色,很多教练都认为健康的他完全具备入选国家队的实力。科罗拉多后卫杰-亨弗里斯说:“他的表现很好,大家都很尊重他。”

马丁对于自己的落选感到非常愤怒,这位圣约瑟夫的摇摆人在选拔赛中表现出色,可惜伤病找上了他。某次演练中,巴克利在罚球区弧顶拿球,奈特教练一直催促他传球,巴克利将球传给了通过掩护跑出来的马丁,由于接球的时候没有把视线集中在球上,马丁的左手无名指被篮球弄伤,他也不得不带上夹板。受伤之后,马丁遗憾落选国家队,他十分伤心,甚至哭了起来。

巴克利则是一如既往,在前往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大巴车上,他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些什么。

选拔赛期间,巴克利和奈特教练的儿子帕特-奈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在体育馆里捉弄帕特,将他放到了柜子里。在球队晚餐时,巴克利和帕特则是玩起了摔跤游戏。巴克利是个个性很强的人,因此有很多人猜测他和奈特教练之间的关系,毕竟作为一名领袖,奈特的性格也非常强势。普度的基迪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不是每个教练都喜欢巴克利这样的球员,但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挺中意他的。

奈特昔日的助教、选拔赛的主教练鲍比-威尔特里奇说:“很多人认为奈特不想让巴克利入选,但事实并非如此。奈特希望巴克利保持住他的体型,重回迷你训练营并为比赛做好准备。但巴克利的想法不是这样,他认为选拔赛的表现让自己成为了选秀大会上的五号秀,这也让他赚到了不少钱,对于落选国家队的他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安慰。”

五周之后,奈特再一次缩小大名单,佩森、道金斯、戈登和麦考尼克(据帕特回忆,父亲奈特教练对于淘汰麦考尼克的决定感到后悔)被淘汰出局。此时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奈特终于集齐了他的12人大名单,再加上他的目标和计划,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之后不久,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山地人穹顶和NBA全明星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比赛中,奈特拿起麦克风和70000名球迷说,他希望所有看电视的人在看到美国队的表现后都能自豪地认定这些人非常适合成为美国国家队的代表。

奥运会战绩

奥运会开始后,美国队八战全胜拿下金牌,场均可以赢对手32分,他们也是最后一群拿下奥运会金牌的美国大学生篮球运动员。乔丹的表现也如预计的那样出色,他在八场比赛里场均砍下17.1分,排名全队第一。虽然受到了脖子伤势的影响,但尤因场均也能拿下11分5.6板。阿尔福德场均10.3分,命中率高达64.4%。

即便是对那些落选国家队的球员来说,选拔赛的经历也是无比宝贵的。斯托克顿在选拔赛期间结识了马龙,日后这两人也成为NBA历史上最出色的双人组之一,他们的挡拆配合也是联盟历史上最无解的杀器之一。谈到选拔赛经历时,斯托克顿说:“这段经历对我来说非常宝贵,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它。”

波特在选拔赛中的表现也让他获得了大量的关注,《体育画报》也写文章介绍了他。1985年,波特在选秀大会上被开拓者以24号签选中。现在波特已经是波特兰大学的主教练了,他的办公室里则挂着自己在选拔赛上的照片。

麦考尼克来说,选拔赛是他人生中最刺激的一段时光。麦考尼克在1984年参加了选秀,在那届星光熠熠的选秀大会上,他以12号秀的身份进入了联盟。

落选国家队后,马丁重新回到了圣约翰大学,两年之后,他在1986年的选秀大会上以16号秀的身份登陆NBA。

巴克利后来的经历也不用多说了,落选国家队后的一个月,他被76人用五号签摘下,就此开始了自己传奇的NBA生涯。

然后是奈特教练,决赛结束后,他和内维尔以及伊巴庆祝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奈特是个特立独行的人,闭幕式还未结束,他就开着雪佛兰萨博班前往蒙大拿了,他和他的家人计划去那儿钓钓鱼,转换一下心情。前往蒙大拿的途中,奈特超速行驶的举动被警官给发现了,他们也被拦了下来。警察走到车前的时候,奈特摇下了车窗。

警官问:“你们从哪儿来的?”

奈特回答:“从洛杉矶来。”

警官并没有认出这位美国国家队的主教练,继续说:“洛杉矶,你在那儿是做什么的?”

奈特说,自己是国家队教练,刚刚率领球队获得奥运会金牌,现在自己正在度假。警官继续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警官看上去不太相信奈特说的话,他给奈特开了一张超速罚单,然后就走开了。

原文:Doug Haller

编译:晴天

揭秘

【来源:直播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